1 2
欢迎来到找软件站,找素材,搜软件,就上找软件站!
您的位置: 首页> 正文

慧苑坑寻找“老满公”的后代

发布网友 发布时间:2024-07-10 19:47

我来回答

1个回答

热心网友 时间:2024-07-10 21:13

2014年秋天,我去武夷山,在茶人作家黄贤庚那里知道民国武夷山有个“八兄弟”,个个都是茶中好手。黄贤庚本人就是“八兄弟”中“老喜公”黄瑞喜的后代。2016年初春,我又去武夷山,与黄贤庚继续“八兄弟”的话题。凭记忆,他开了一张名单。名单中有个叫陈金满,我称他“老满公”,我是见过他照片的。
慧苑坑深处、里外鬼洞都有陈玉维家的茶叶基地
另一张照片是“老满公”在闻香
照片上,“老满公”在做青
“老满公”的照片,最早我是在上海一家武夷岩茶店见到的,店主是他的孙女和孙女婿阿松。
一张照片上,“老满公”在做青。做青,是武夷岩茶制作中关键工序,“老满公”无疑是个做青的好手。另一张照片是他在闻香。闻香识茶,多年的做茶生涯,他一嗅,便对这款茶的品质一清二楚。
老满公的长子陈玉维是阿松的老丈人。我写过《阿松家的茶山》,其实,他们家的茶山,陈玉维是真正的主人。因此,约见陈玉维,听他叙旧,是我这次去武夷山的主要目的。
我也算是三顾茅庐了。2010年7月,我去武夷,阿松的妻子小陈请我们在她家茶楼喝茶,见到了她母亲,却不见其父,说是出门了。2014年那次,我光顾跟着阿松去看他们家在慧苑、鬼洞的山场,又未与陈玉维见面。此次终于如愿。
我们去时,他已在三姑村家中等候,六十开外,一个很朴实的茶农。我说我白天在黄贤庚那里。他说,“黄贤庚呵,是我表哥哎。”我一愣,没等我发问,他又连珠炮似的叙说:“我父亲与他父亲是把兄弟,他不是我表哥吗?他们家原来在水帘洞,我们家在慧苑坑,很近哎。他父亲还会驱魔治病,有一次我隔壁有人病了,去请他,他没来,说没空。第二天我妈也病了,请他,他来了。隔壁人家有意见,说你今天怎么有空了?他说:‘官有三六九品,人有三六九等,她是我弟媳,我能不来吗?’隔壁人家没声音了。”
没说三句话,他一下子就让我进入往日“八兄弟”的故事中,我喜出望外。从他机关枪一样的不断叙说中,我知道他祖辈是闽南人,父亲陈金满因逃避抓壮丁,16岁从闽南逃到崇安县(武夷山市旧称),在赤石一家叫“继昌号”的茶庄做茶。民国时候的企业,交税到一定额度,工人可以不被征壮丁。可见“继昌号”茶庄在当时具备一定规模。母亲是上饶人,是父亲到武夷山后认识的。结婚后生有8个子女,陈玉维上面有两个姐姐,下面有两个弟弟三个妹妹,男孩子中,他是老大。“老满公”活到87岁,陈玉维说,如果现在还活着,有一百岁了。
陈玉维九岁开始做茶,做拣青,十三岁开始做摇青,做了五十多年。如今是远近闻名的做茶高手,做的茶在历次斗茶赛中获过大奖。
我喝他们家的岩茶有十来年了。这些年,也有别家茶企请我喝茶,有些名声虽大,但拿给我喝的茶,总觉不如他们家的。一入口,我就说茶汤还不够厚,不够润滑。也许因为喝了太多陈玉维的茶,嘴变得刁了。每逢此时,同行的殷慧芬总要踢踢我脚,向我悄悄使眼色,提醒我不要口无遮拦,让那些好心请我喝茶的朋友心中不畅。
陈玉维没有什么显赫的职称,也不去申请参加诸如“非物质文化遗产武夷岩茶(大红袍)制作技艺传承人”等头衔的评比。他说他读书少,没文化,不像后来年轻人有书读。不去参评的另一原因,是他更不愿意去搞什么关系、走七七八八那些繁琐的程序。他只想简简单单把茶做好。
由于山场好,茶又做得好,“皇帝的女儿不愁嫁”,台湾、香港、日本的有些老茶客,到武夷山,就认他们家的茶。
陈玉维说话极快,那是因为他当生产队长的关系。1976年,他22岁当队长,每天早上要在场地上向百号余人发话分配任务,那时没有什么高音喇叭,说话声音太轻,别人听不见,说得太慢,别人都跑了。他说,当生产队长,要什么都能干,而且都要干得比别人好,别人才心服口服。要不然,没人听你的。
他告诉我,那时虽然是生产队,种茶做茶的认真几乎跟“茶科所”没什么区别,“各种各样不同的名丛,我们种在不同的土地上,看哪一种名丛在哪一块地上长得最好,以后我们就在这一块土地专门种这一种茶。做茶也是这样,各种名丛,我们都是一种一种分开来做的,不想现在,好些企业为了降低人工成本,把各种茶放在一起做,都叫‘大红袍’。”他说着,哈哈笑起来,起身找了一款1996年的“金佛”,泡给我们喝。这款叫“金佛”的名丛,我是第一次听说。他抓了满满一盅,一般浓浓的陈香即刻在屋子里飘拂,很好闻。“这款‘金佛’,你在别处很难喝得到了。”陈玉维说着将沸水注入茶盅,随着干叶在水中慢慢软化舒展,二十年前的茶像是重新苏醒过来,一股药香味顷刻在屋里弥漫。“闻到药香了?你知道武夷岩茶为什么现在卖那么贵?就因为它特殊的生长环境,都说三坑两涧,茶树的两边岩壁长满花花草草,这其中不少是药材哎,当归啦、枸杞啦都有,到秋天之后,这些花草、药材的叶子都掉下来,化在泥土里,被茶树的根部慢慢吸收。武夷茶的岩骨花香就这么来的。时间放长了,老茶有药香,像药一样。这款‘金佛’就是。”
我喝一口,茶汤含在口中,如饮药,有点浓苦。我却喜欢这种厚厚的、稠稠的感觉,喉韵久久不散。茶汤从喉间流入腹中,迅速在腹中扩张,那种极具冲击力的热烈,就如琼浆玉液的好酒,酣畅无比。
树根、树干密匝匝地裹满了青苔
一棵乔木在阳光下傲立,像是此石的守护者
好几处已无路可走
慧苑寺殿内抱柱对联
路变得难走,周边的植被也越发丰富茂盛
1983年包产到户后,陈玉维不再当生产队长。那时那些路远、荒僻、地势险要、来去不方便的茶山没人要。怎么办呢?他是队长,他只能自己承包。殊不知,岩茶最关键的在于山场,在于它的“出身”。正是那些峡谷中岩石间远离尘嚣的荒僻山场,生态环境最好,长得那里的茶树得天独厚,现在那些喜茶的客人追捧的正是这些山场的茶。我对陈玉维说,你是好心有好报。
慧苑坑深处、里外鬼洞都有陈玉维家的茶叶基地。另一个叫卢秀峰的茶山,从慧苑寺步行得一个半小时以上,我的武夷山做茶的那些朋友称没有比那里更好的山场了。我听阿松也多次描绘过它的美景和艰险。卢秀峰的老枞水仙,我喝了许多年。此行武夷,我本想抽一天去登卢秀峰领略那里的无限风光。不料,陈玉维听了却说:“卢秀峰太险了,有一段路,只有一脚宽,高高低低还不算,下面就是悬崖。有一次日本客人来,爬了一个多小时,爬到那里再不敢走了,只得原路返回。还有一次,有个采茶工就从这里摔下去了,命大啊,他滚下去的时候抓住了一根毛竹。现在每年采茶,我都为工人买保险的。说老实话,我现在年纪大了,都不大去卢秀。”他劝我们“别去别去”。我毕竟年已七旬,且殷慧芬视力又极差,思考再三只得作罢,决定不冒这个风险。他说:“你上次就看了鬼洞,其实再往里,慧苑坑更深处也有我们家山场,让阿松带你们去那里转转吧。”
第二天一早,阿松开着吉普来接我们。进入景区后,我们就开始步行。过章堂涧,路边有一棵高大松树,阿松说慧苑坑真正的深处从这里开始。果然,这以后,路变得难走,周边的植被也越发丰富茂盛。鹰嘴岩旁,那条通往鬼洞的山路我还记得,前年去时,为了扶搀殷慧芬,我曾在那里跌过一跤。过慧苑寺,我说:“你老丈人告诉我,那柚子树还是他栽的。”阿松一笑:“还有那些芭蕉树,都是他种的。”一丛一丛的芭蕉已经长得很高,只是刚过寒冬,叶片全是枯黄的。阿松说,天一暖和,芭蕉绿了,更好看。
我正想再看看他们家在慧苑寺旁的墙基,于是再次步入慧苑古刹。寺前玉柱峰、流香涧,寺后竹林茶园,寺庙随山势起伏,层层叠叠。我每次去,都让我体会古寺的清幽。殿内抱柱对联:“客至莫嫌茶当酒,山居偏隅竹为邻”,“远尘嚣洗心空色相,除烦恼静心悟天机”,再次让我内心回归宁静。
出慧苑寺后的山路,已经不是一条游客通道。山坡上竖有木牌告示:“非旅游线路,游客禁止通行。”我稍有迟疑,阿松却若无其事。我顿悟此时我的身份已不是游客,而是去看陈玉维家茶山的茶人。我向前的脚步立刻坚决起来。
过走马楼、枫树窠,一路不停。去年走“鬼洞”、牛栏坑、马头岩时,感慨山路难走,但毕竟还有路。如今,好几处已无路可走。到乌龟岩下打炮石,山坡愈陡,又长满青苔,殷慧芬明智地选择不再往前。她在下面等。我仍固执地跟着阿松前行。喝过他们家的打炮石水仙老枞,我坚持要去实地看一看。
走近了,阿松指着岩石的裂纹伤痕:“老人们说这些伤痕裂纹就是被炮打过的。”我仰头望岩上,一棵乔木在阳光下傲立,像是此石的守护者。我问:“你们家的茶树呢?”阿松说:“要上去才能看到。”我又问:“怎么上去?”阿松笑笑,从陡峭的山坡中蹭蹭地往前了。我暗自叫苦不迭,好多处我只能手脚并用地爬。脚步如果稍慢一些,人就往下滑。倘若旁边有可以抓手的石块和树木,那就太好了。只是有些枯树,我手一抓,连枯树带土一起被拔起,慌得我赶紧趴在坡上。终于登上打炮石的时候,方见这一丛丛茶树果然是风景,每一株都有一人多高,树龄少说也有七八十年,树根、树干密匝匝地裹满了青苔,极为生态。走了这一路,我更觉慧苑坑打炮石的老枞水仙味好,却来之不易。
从岩上下来,见到殷慧芬,我第一句话就说:“幸亏你没上去,要不,真不知怎么办了。”殷慧芬见我身上泥巴,有点狼狈,怜惜地说:“哪个写茶的作家像你这样爬茶山。”我掸掸泥土,笑笑:“那他们只能写一些人生如茶、女人如茶的空洞文字,只能抄写唐诗宋词。”
“老满公”八个子女都在种茶、做茶,陈玉维自己家的茶山,每年可做几千斤成品茶,他的姐姐和弟妹也都有正岩的茶园,有的不做茶,他就每年化资金包下他们的茶青,由他的茶厂来做。合在一起,每年能做两万来斤。
茶好,自然卖得也好。他有五个女儿,我称她们“五朵金花”,大多也和女婿们从事茶业,老大老二在深圳,三女儿和阿松在上海,老四老五分别在青岛和广州,大多都有店铺销售自家的茶叶。“老满公”的两张老照片,我就是在阿松夫妇在上海的茶铺最早看到的。
走出茶山的当夜,我就坐高铁回上海了。第二天,我在阿松的微信上看到他发的一组照片,他又去打炮石了,肩上还扛着把锄头。这一回,他是去干活的。他的周围,依然是一棵棵一人多高的老枞水仙,根深叶茂。我不由想,这不正是“老满公”这个茶叶世家的象征吗?
声明:本网页内容为用户发布,旨在传播知识,不代表本网认同其观点,若有侵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处理。
E-MAIL:11247931@qq.com
上海注册商标? 生花生有哪些营养成分? 院子大门口适合放什么植物 大门口养这3种花人见人爱 低碳生活说明文600字初二 低碳生活是什么意思啊 关于饲料厂采购玉米水份超标扣款的公式?假如单价是2400/T 合同水份是... 糯米粉怎么存放不易变质? 4、依据我国《担保法》,留置权仅适用于:( ) 仓储合同与保管合同的区别都有哪些 魔力神球的游戏 手机换卡后,最近联系人全都没了,并且那个人电话也没存到手机或SIM卡上... 我要一个很详细的护肤品的排名!分五个档次排!谢谢!高,中高,中,中低... 华为mate60手机发热怎么处理? 可以减肥的香水柠檬和香水柠檬干片 为什么鸡蛋对眼睛有好处? 祛湿茶有用吗 茯苓茶的配方有哪些? 合伙人退伙是不是会退本金 合伙人退伙要退本金吗应该怎么处理 肝经堵了会有哪些症状 凯里未来城快递怎么写地址 凯里未来城楼盘详情 能解释一下初二物理光的折射应该怎样理解吗? 光的折射规律有哪些 光的波长变短一定是光疏射向光密 移动外包员工能转正吗 羽绒服可以织补吗 新房开荒是什么意思? 期货的市价是什么意思? 不拘一格降人才表达了什么情感 什么不拘一格降人才 洗衣机内部最容易被忽视的卫生死角 乐高骑士追马集团简介 大家想要自律吗?大家知道如何才能自律吗? NIKE板鞋鞋头是不是容易变形 为什么我穿板鞋鞋头极其容易变形? 看透事物本质的名言 板鞋鞋头挤脚怎么办 雾锁王国稳定60帧画质设置方法 汽车托运多少钱?全国汽车托运价格表 生的平菇晒干,吃的时候泡一下会好吃吗或者晒煮熟的怎么样。我知道熟... 郭雪:煮茶话古今壶中有天地 泡茶,铁壶、紫砂壶、玻璃壶、银壶选哪种好? 铁壶,茶人进阶的重要茶器 南部铁器的由来:茶道中的煮茶利器南部铁壶介绍 泡茶:铁壶、玻璃壶、紫砂壶究竟哪个好? 铁壶的简单科普:了解日本铁壶只看这一篇就可以 怎么在微信公众平台上开发小程序? 怎么酷狗的等级会降低了 用了软化膏,头发怎么用直板夹子.夹不炸了啊? 武夷岩茶品种简介 碗怎么烫衣服不会掉色 如何在手机上编辑ex表格? 房地产抵押合同签订范本怎么写 定州2024年建筑资质延期办理步骤和条件 定州资质延续,办理二级建筑资质延期5个步骤 定州资质延期,申请建筑企业资质延续流程及手续 天气预报可不可以查县城的天气 劳动合同签了公司通知改行还可以要求赔偿吗 公司重新签订劳动合同通知是合法的吗? 五年级的数学英才计划的第55页的第五大题的第3小题怎么做 如何给孩子制定学习计划丘成桐数学英才班 四年级数学下册英才计划第四周答案六题5小题:学校给果农伯伯送科技_百 ... 对一个人期望是什么意思 ...你的名字叫中国。那时候你多么贫穷,就像妈妈…… 夏枯草太难喝怎么办? 格力空调开一小时要用多少电? 孙镇城镇建设 法人私自转租,股东不知道怎么办理 ...承租方把厂卖了,买厂的原来股东一半别人买一半,算转租吗?_百度... 武夷岩茶小品种:金佛茶与金柳条 武夷山金佛茶:悠悠佛茶香 金佛茶与金柳条 中国茶道故事:金佛茶中珍 红袍妙韵陈 十大最贵岩茶价格排名,顶级武夷岩茶价格表 群租房办不了暂住证,怎么办? 我现在住的群租房,有什么办法办个居住证? 办居住证 上海临时暂住证未过期可以刷新时间吗? ...办理居住证我不提供房产证明,他还能办理居住证吗? 二房东不给办居住证,怎么考驾照 微信怎样不配图发朋友圈(微信怎么不配图发朋友圈) 如何在微信朋友圈只发文字不配图? 请问个关于电工的问题:家里装了个吊扇,什么都装好了,吊扇挂上去接好了... 关佳亮的学术职务和项目经验是什么? 怎样用小米账号登陆小米商城? 360卫士备份在哪里 我要在凤凰古镇向心爱的女孩儿表白,大家支个招啊。求浪漫。 舟山有什么适合全家出游的景点推荐? 舟山的哪些景区可以安利给游客?
  • 焦点

最新推荐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Top